您的位置:主页 > 白小姐半向诗 >

村小的最后一课:不舍得也必须舍得

时间:2019-10-01 08:54来源:未知 点击:

  岳麓区人数最少的南冲小学今年9月不再办学,19个孩子与6位老师安静地告别,记者近日前往感受——

  村小的最后一课 扫码听老师孩子们说 记者 洪虹 拍摄 黄启晴 剪辑 黄启晴 刘家靖

  听说长沙市岳麓区人数最少的一所小学将撤并,今年9月不再办学,记者前往感受学校的最后一课。

  7月5日,从岳麓区雨敞坪镇政府驾车,行经大树遮天的县道,穿过群山与田野间的柏油路,不过五六分钟车程,蜿蜒而上至一个小山坡,南冲小学便到了。

  推开校门,正值上午第二节课。教学楼一楼从右至左,五、四、三年级的三个教室内,8个孩子正安静地温习语文;班主任黎淑希正辅导6个孩子做测试题;数学老师吴志杰在讲课,讲台下5个孩子听得津津有味。

  村小前院3棵老樟树遮天蔽日,树下静静地立着一栋2层教学楼。全校只有三个年级19个学生,6个老师,连同保安大叔,共26人。村小设备齐全,师资还不错。房屋整洁,花木繁盛,后院的彩色操场在阳光下闪闪发亮;教学用的电脑、电视、美术石膏像、运动用品一应俱全,19个学生享有约2万册图书;6位老师中,其中1名是支教“未来教育家”,1名是区级支教名师,1名高级教师,2名教师曾被评为“长沙好人”。

  学校为何撤掉?原来,雨敞坪镇正对学校结构布局进行调整,今年9月起,7所学校整合为3所,其中南冲小学撤掉,学生并入镇中心小学。

  “现在去城里买房的多,孩子们都去城里读书了,导致这几年生源大量外流。学校离镇上也很近,确实没必要办两所小学。”校长徐日康坦承,最近只接到一位家长来咨询孩子是否可以入学一年级。可一个学生,如何开班?

  下课铃声刚响,孩子们蜂拥而出,在前院撒欢。女孩们翻花绳,男孩们四处“寻宝”,欢笑声声入耳。

  “最后一天上课了,没有什么特殊安排吗?也不搞个结业仪式?”在教师办公室,记者问老师们。徐校长腼腆一笑,说孩子们要考试了,也不想让大家伤感,就带孩子们简单复习下吧。

  可大家似乎只是把感情悄悄藏了起来。在教导主任、班主任周利华的案头,记者发现了学生们用作业纸折制的手工贺卡,除了千纸鹤外,还歪歪扭扭写着几行字:“未来的路还非常遥远,在我的心中您永远是十八岁的老师!”

  因区域内支教,周利华两年前从岳麓区第一小学来到这个村小。她常常在大樟树下发呆,听风声,听鸟鸣,看孩子们读书、玩耍。她说,这所小小的、静静的学校,校长很像校长,老师很像老师,学生很像学生。

  中午,孩子们在食堂吃完学校的最后一顿午餐,开始午休。十部初中生必看的励志电影新学期,趁着休息,周老师说起了几个小故事。一次她上三年级的英语课,恰巧碰到family tree(家庭树)那个章节,考虑到孩子们都是留守儿童,不少还是单亲家庭,就特意跳过了课本上要孩子们带家人照片来学校的作业环节。不曾想,第二次课上,孩子们全都带来了家人的照片,其中一个小男孩特意找到她说对不起,因为从没有见过妈妈,所以没有找到妈妈的照片。周利华那一刻内心复杂,她本以为自己的决定是对孩子们的保护,其实只是低估了他们;有一次,周老师在学校后山坡上摘了一朵野菊花插在案头,细心的孩子们发现了这点,每天悄悄摘来各种野花,插在她的案头……

  “与其说我们是他们的老师,不如说他们是我们的老师。”老师们感触,在远离尘嚣的村小,孩子们每天活在阳光雨露下,活在最真实的状态中,这让老师们更好地去思考、去沉淀、去互动。

  徐校长说,学校一路走过来得到了太多人的帮助。校园这两年不仅得到修葺翻新,孩子们从未对书包、文具发过愁,还不断有名师志愿来支教上课,弥补学校缺乏音乐、美术、体育等专职教师的不足。但一想到孩子们会有更好的学习环境和资源,会交到更多的朋友,不舍得也必须舍得。

  下午4时,放学的孩子们和老师依依告别后,一溜烟消失在山野中,老师们收拾好教具,准备离开。

  一边关校门,保安大叔一边感慨:“在这里工作10年啦,眼见从200多个学生变成现在19个学生,学校没了,我也要撤退了。”

  雨后放晴,隔着校门望向教学楼,“让每个孩子都闪光”的金字校训在闪闪发光。